October 12, 2012

‘难产’的分娩记

噢别误会,我并没有难产,难产的是这篇分娩记,足足难产了两年多! XD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自那天吃了‘炸糊’后,我谨记着医生的吩咐,一直都在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,以便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可以立即行动。

吃‘炸糊’那天是星期四,我的来红是类似月经最后那几天的浅褐色。到了晚上逐渐变成淡淡的,类似血水的粉红色。

星期五那天,还是类似血水的来红,但是量比前一天较多,偶尔有一两次会带有那么一丁点的鲜红色血丝。那天是公共假期, 中午我们见了脐带血公司的agent签了配套,接着下KL去买东西。原本晚上还想去KLCC看电影的,但我却开始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了,上了一趟厕所后发现来红的量似乎变多了颜色也变深了,心开始不安起来,还一度想着要不要去医院。结果呢,电影没看成,匆匆赶回家后肚子竟然不疼了,安然无事地又度过了一个晚上。

那晚我偷偷对肚子里的宝宝说,年就快过完了,妈咪要去的聚会要见的朋友也见了,如果你要提早出来也无所谓了。 星期天是元宵节好日子,宝宝你要不要那天出来啊?



2010-2-27 星期六

10.30am
肚子一阵疼把我给疼醒了。感觉好像要大便,也真的上了厕所大了便。从厕所出来后我还很不确定——刚才到底真的是肚子疼呢还是类似经痛的阵痛啊?(很多时候月事来时我都会误以为是肚子痛跑去大便的)不安的我从早上开始就坐在电脑前谷歌关于阵痛,来红等分娩预兆的资料。

傍晚
在类似经痛的疼渐渐频密,痛也维持越来越久后,我开始做记录,心想这次应该不会吃‘炸糊’了吧。接近傍晚时分,阵痛(那时候我可以肯定是阵痛了!)已经是每隔10-15分钟一次了。我去洗了个澡,收拾好要带去医院的东西,然后才打电话给医生问是不是可以去医院了。

8.30pm
从家里到医院的路程约40分钟,抵达医院时,阵痛也从10分钟一次进阶到5分钟一次了。尽管疼,但我还是可以自己从停车场缓缓地走进医院去。Tropicana Medical Centre是家蛮新的私人医院,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新以及周末和晚上的关系,那里可以说几乎是冷清清的!Emergency的玻璃门前竟然还放着NO ENTRY的牌子,真让人感到纳闷。

依医生的吩咐,上2楼去向护士小姐‘报到’。我被吩咐上厕所小解,换上医院服,然后躺上床准备做检查。

待产房的厕所很大间,但我就只用了那么一次:


9.00pm
护士小姐替我在肚皮绑上测胎儿心跳和阵痛的仪器,再帮我做内诊,说子宫颈口开了2cm,我可以直接进院等生了。我们各自通知了我们父母后,老公就去办理住院手续和吃晚餐,我就继续躺在床上忍痛(还没吃晚餐!虽然护士小姐有问我要不要喝点美绿,我说好,可是后来她也没拿来给我。我不觉得饿,于是之后也没再要求了)

宝宝还没出来前,我的肚子有这么大:



产房:

其实这个时候我在痛着呵,还是要硬挤出笑容拍照:

之前一直都趁机会在阵痛之间的空隙拍照留念,可是到后来很痛,不拍了,我只顾着抓着床边的手柄。

其实在一怀孕的时候,我就拿定主意要打无痛分娩。虽然很多人不鼓励,可是我实在不敢高估自己的忍痛耐力。然而当护士问起时,我还是有稍微的犹豫了一阵子——我能不能忍呢?忍得到吗?要不要试试忍?不打epidural可以吗?——当然,最后我还是妥协了….. 妈的很痛咧,管它的就打啦。当时护士还问我要在什么时候打,我还笨笨地花时间在哪考虑!其实早打迟打反正都要打,当然是早打早点解除疼痛好啦,我还想考虑多干嘛?真笨!)


10.00pm
麻醉师到了,先向我大概讲解一下过程。


脸肿手肿脚肿的我,生平第一次那么迫不及待地期待打针。


打针过程其实是不被允许拍照的,还好老公还来得及偷拍到这一张:

打麻醉针的过程其实并不顺利。麻醉师没法第一次就找到正确位置,结果针插了进去,又拔出来,再插进去...... 结果插第三次才成功。=.=  很多人说打麻醉针很痛很痛,又或是会感觉一股寒意散开之类的,但不晓得是我觉得打针后就可以解除阵痛,又或者是阵痛已经大于打麻醉针的痛,所以当时的我可是一点都不觉得痛!感觉只是像被小针插了一下(哦不,应该是三下)。

当事者不痛,可旁观者却心痛得要命。事后老公对我说,看着宝宝血淋淋地出世他一点都不觉得害怕,反而是看着麻醉师将那么大一只针在我脊椎下方又插又拔的,看得他心都寒了,心痛地差点想哭呢。

10.30pm
打麻醉针手续完成。

这支大針筒装的就是麻醉剂,通过小输管接驳到我背后,进入我体内...... 瞧我打了针多么释怀的样子。

还可以比Y。

阵痛渐渐消失,好咯,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......


老公也在旁边的沙发睡了。



不对...... 不对...... .不对劲!

痛.....痛.....痛.....痛.....痛!

不晓得睡了多久,我开始觉得右边腹部竟然越来越痛!!!

刚开始我还误以为麻醉剂有一定的效力,所以当阵痛越来越强时,就会渐渐地也感觉到阵痛,所以我自己在那儿干忍...... 可是当我察觉到只有右边感觉到痛,而且在我左脚麻痹没知觉但右脚却如常的时候,我就知道不对劲了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隔了2年多再续写但因事隔太久所以会草草了事的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赶紧招护士前来,护士刚开始也搞不清楚状况,而我也说不清到底发生了怎么回事。


2010-2-28 星期日

12.30am
就这样一番折腾后,护士来来回回两三次后,最后致电麻醉师,然后决定帮我再加重药剂,并吩咐我尝试侧另一边睡。

尽管药剂加重了,可是情况还是一样。麻痹的地方更加麻痹,没麻痹的地方还是没麻。转向右边侧躺时,右边就麻,左边却有知觉会痛。直到忍不住痛时,再转向左边,这样左边的痛楚会渐渐减少,然而右边又开始恢复知觉......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转身,才能减轻我的痛楚。

(事后我问起我正研读麻醉师的朋友,她说可能是打麻醉针时打偏了。气死我,后来再加重的药剂是另外charge的呢,突然觉得很后悔当初怎么笨笨地没和医院争取免掉那额外费用!)

1.30am
护士前来检查,说开了6cm。脚很痹,羊水破了,身子有些颤抖。

2.10am
被吩咐躺平,开了7cm。

3.00am
8cm。

4.00am
护士说宫口已开全,同时教导我待会儿该怎么push。

4.40am
医生已到,就位,并开始叫我push。


Push这个过程啊,对我来说很不顺利。医生一直说我用错力,说我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没力push了。天啊,我怎么知道怎么push啊,人家我第一次生孩子嘛 >.<

Push了好一阵子后,依稀好像听到医生吩咐护士准备什么‘人参’吊水?我想大概是催生用的吧?


医生一直叮嘱我在感觉到阵痛时才push,护士同时观察着阵痛测器,同步帮我按压我的肚子...... 老实说,护士按得好大力哦!!!听到医生再次叮嘱我切记在感受到阵痛时push时,我差点笑场——我说我都分不清那个痛是阵痛还是被护士按痛的!!!T_T

5.15am
医生说宝宝头还距离2cm才到宫口,等太久了,不行,要用vaccum吸出来。   在一阵吵杂的PUSH声(生产过的妈妈都知道,很多人会在一旁帮忙喊啊鼓励你的)和混乱当中(我都忘了我那时候究竟是在怎么样的情绪中)——   突然‘啵’一声,一团热乎乎的物体被丢到我身上。

呃???

哦~~~

出来啦?

呼。


5.20am,我的宝宝终于出来了。

老公跟着护士继续去‘追踪’宝宝,医生就替我缝补会阴。缝补会阴的感觉..... 就是感觉不到疼,但依然感觉得到线的拉扯。医生事后还安慰我,说怪不得妈妈push这么久,因为宝宝被脐带绕颈,所以可能出来时有点困难。啊,没关系,大家尽力了,宝宝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。



肚子扁了!哈哈!


奇怪,以前一直听人说宝宝出生时眼睛都睁不开的,可是我家宝宝一出生就眼仔碌碌地,一直在看啊看的。







6.30am
宝宝清洗完毕,我开始作为妈妈的第一次哺乳......
(不过老实说,我觉得刚分娩完的我当时是没有奶水的。至于哺乳的过程和故事,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再记录一下吧。)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呼!终于完成了!又解决掉一篇搁了很久的draft!^^

记得曾经和朋友讨论过这么一个课题,说有很多妈妈生产完都会忍不住感动会哭.... 我朋友则说她累得什么感觉都没有了,大概只有‘啊终于结束了’的感觉。

而我,真的也没有什么感动到流泪的戏份上演。

看着从自己身体出来的宝宝,当时只觉得——不。  可 。 思。  议。

^^

24 comments:

  1. 看得我心惊胆跳…过程真的很不简单!女人们都很强!竟然可以记得这么清楚这些细节…

    ReplyDelete
  2. 漂亮的宝宝噢
    感恩平安健康噢
    祝福你

    ReplyDelete
  3. 恭喜恭喜!终于“生”出来了!
    嘻嘻!我说的是“生文”啦!

    对哦!你第二次的日本之旅也已经过很久了,请问第一次的日本之旅什么时候有完结篇啊?
    我下次去还要看你的文来做功课的呢!!^^

    ReplyDelete
  4. 我打的麻醉针跟你打得一样咧~
    都是duk背后的
    还真的不痛咧~~
    忘了谁跟我说
    是因为我手吊的点滴里有止痛成分的
    所以不痛
    不懂真不真~~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哦呀~~
      我开刀的
      所以没阵痛
      Tapi也feel不到打麻醉针的痛
      :-P

      Delete
  5. 难怪以开始看照片觉得很熟@@
    你住的是什么房?感觉上很大间。
    呵呵。。。我生出来的时候也是没有什么感动,那时候还怀疑是因为开刀的关系XD原来自然产也是有一样的。。。呵呵
    哈~原来是偷拍的!我还想说怎么那时候我不叫我老公拍:))
    我第一次打麻醉针会痛,第二次就没感觉了。。。
    恺歆一出世眼睛就好大了!一出世就是美女!像妈咪!

    ReplyDelete
  6. 真的好“難產”,不過恭喜“第二胎”了!哈哈。

    ReplyDelete
  7. 哈哈~陆陆续续还搞了很久下哦~
    幸好你打麻醉针,不然要痛好久哦~

    我以前生婷是早上8点多进院,10点多就生了,每次朋友们问我我都说我的故事很简单,一下就讲完了,也完全没吊过水~~哈哈~

    ReplyDelete
  8. 每次这样的文章我都不敢读得太仔细,很怕以后我会不敢生啊~~ xD

    不过还是要恭喜你这篇难产的文章终于千呼万唤出来啦:D

    ReplyDelete
  9. 很棒的记录,很详细呢!
    我就没打那针了,但有吸到gas。
    自然生产,真的很伟大一下。
    那种十级的痛,一点都不简单。

    ReplyDelete
  10. 恭喜啊~ 哈哈!
    我并没有打Epidural,就一直打定主意没打。
    我记得护士一直问,问了不知多少次我都觉得烦死了,直叫老公告诉护士们别再问了~

    ReplyDelete
  11. 都差不多两年了,你记忆很好。
    写得很仔细,还有勇气照那么多张照片,临产前的气色很好,果然是称职的辣妈

    ReplyDelete
  12. 写得很仔细哦! 所以说,妈妈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。

    ReplyDelete
  13. 看你打的麻醉针好真的怕怕叻~我生四个都没有这样打针的。。。
    幸苦你了,真的可以想象得到你当时的痛苦,我第一胎也是用vaccum吸出来,情况跟你的有得比,因为都是第一胎不会生。。。哈哈哈~

    ReplyDelete
  14. Vincent Cho,
    其实啊,我都叫我老公帮我做记录耶。那些时间都是他帮我记的,哈哈!

    Felicia Chai,
    谢谢你!^^

    Eunice,
    看到你说恭喜,我还以为你误会我又生了!哈哈!第一次的日本之旅啊,遥遥无期。如果要写,应该也会从第二次的继续写下去吧~

    ReplyDelete
  15. hippotai83,
    原来开刀生的麻醉针也是打在后背椎的啊?我倒是不知道 XD
    手吊的点滴有止痛功效?我也没听说过叻。(为什么我们两个生了孩子的妈妈对生产的事好像还blur blur酱的?哈哈)得空我去问问我的医生朋友 ;)

    janelle_l,
    哈,就是TMC啦。不过那间是待产房啦,不是我住的房间。我住的是4人房~
    第二次打就不会痛?奇怪,是医生手势比较好吗??

    MSKY,
    哈哈哈哈哈

    winnie@ah咪,
    哇,你的好快哦。婷怎么这么心急啊 XD

    瑜珺,
    其实啊,要读仔细耶,这样以后生孩子才会有心理准备啊。我啊,大概是怀孕的半年前,才知道要剪会阴....吓呆我了!

    ReplyDelete
  16. 彦祖的爸爸日记,
    谢谢你,每个母亲都很勇敢!^^
    对了,怎么你的link看不到你的profile的?我还想看看小彦祖帅不帅,要不要对亲家呢,哇哈哈!

    Mayble,
    自然生产+没有epidural,更伟大!
    我打了一支失效50%的麻醉针,所以我大概也至少体会到5级的痛吧?哈哈

    pinkmaple,
    你很勇敢!我不敢不打,我怕痛过一次后再也不敢生第二胎 XD

    Angie Lim,
    没有啦,我都有叫我老公在一旁帮我拍照做时间记录。因为打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写文记录在部落格的。我这气色哪叫好啊?@@ 你的才好!

    秋燕,
    对啊,当了妈真的才深刻体会妈妈们真的都很伟大!(当然也不可忽视爸爸的功劳啦XD)

    Alice Chong,
    你好厉害耶....
    那你第二胎就会push吗?我第一胎最后怎么push出来我自己也不记得了,真担心生第二个时又不会push....

    ReplyDelete
  17. 我第一胎的时候不会push,是因为paiseh真的会大便出来,所以宝宝一进一出的医生才帮我用vaccum吸出来。。。第二胎明白了,大便就是push宝宝没有什么好paiseh,加上我第二胎宝宝比较大,所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真的是大便也好也不可以paiseh了,就是要宝宝出来就是料哈哈~第二胎过后,我就厉害了,第三第四胎宝宝不大,所以就很容易多多声料。。。哈哈哈~

    ReplyDelete
  18. 我两次都遇上同样的麻醉师,不同的是第二次时她那天的脾气超火爆,一进手术室就开始骂人,好在都没拿我来出气!反而比较不痛~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火气比较大,行动比较快比较干脆?哈哈

      Delete
  19. 我倒不是因为paiseh会push出大便来....

    嗯ok知道了,总之下次就是大大力push大便酱push就对了!

    ReplyDelete
  20. 原来生产的过程是这样的 >_<!!
    边看边给你加油,
    嘻~‘过期的加油’ :p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哈哈,谢谢你过期的加油!

      Delete

 

Shin's 日誌 Copyright © 2012 Design by Ipietoon Blogger Template